人們對婚戀自由的願望

愛是不能磨滅的。亙古以來,愛作為一個永恆的主題,貫穿整個中華文明,一路繁衍生息,蔚為大觀。

詩經時代的人們,愛情已經相當成熟。那是一個浪漫的時代。男女可在一段河水中嬉戲,淳樸的民風,淳樸的愛情,令後人感到驚歎。愛情的碰撞,上至貴族,下至平民,都產生了耀眼的火花。《關雎》之“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氓》之“既見複關,載笑載言”“以爾車來以我賄遷”,《桃夭》之“桃之夭夭,灼灼其華。之子於歸,宜其室家。”等等,體現了淳樸的婚戀觀。當然,愛情不只是幸福的,也伴隨著陣痛或永遠的創傷。刻骨銘心的記憶,不也詮釋了愛是不能磨滅的嗎?

到了大唐,愛情的感受就寫得更加細微,產生了大量的閨怨詩和遊子思鄉懷人的作品。社會的開放和科舉制度的發展,讀書人遠離家鄉和妻子兒女,在外遊學求官。離別是思念的溫床,無法排遣,便以詩歌的形式抒發思念之情,甚至假借思婦之口,描寫女性的愛情觀。如王昌齡的《閨怨》“閨中少婦不知愁,春日凝妝上翠樓。忽見陌頭楊柳色,悔教夫婿覓封侯。”王昌齡善於用七絕細膩而含蓄地描寫宮閨女子的心理狀態及其微妙變化。詩的首句,與題意相反,寫她“不知愁”:天真浪漫,富有幻想;二句寫她登樓賞春:帶有幼稚無知,成熟稍晚的憨態;三句急轉,寫忽見柳色而勾起情思:柳樹又綠,夫君未歸,時光流逝,春情易失;四句寫她的省悟:悔恨當初慫恿“夫婿覓封侯”的過錯。詩無刻意寫怨愁,但怨之深,愁之重,已裸露無餘。在少婦心中,愛情已然勝過功名。

到了宋朝,市井文化大量產生,愛情本是大為普及的,但程朱理學又禁錮了婦女的活動範圍。自由戀愛便成了非常難見的現象了。陸游與唐婉的愛情悲劇,既彰顯了愛情,又揭露了封建禮教的罪惡。於是愛的歷史便成了悲劇性的歷史。一直到辛亥革命,愛情悲劇一直不斷上演。雖然如此,人們總是對愛情有著強烈的憧憬。白蛇傳、梁祝、天仙配等愛情悲劇,浪漫主義的處理,就寄託了人們對婚戀自由的願望。

現在我們沐浴著自由戀愛的光輝,享受著愛情的幸福,也伴隨著愛情的創傷,繼續書寫著中華文明。一部中華文明史,就是一部中華民族的愛情史,她彰顯著一個極為簡單的道理:愛,是不能磨滅的。因為,人生沒有下輩子
那種幸福的感覺,我並不曾遺忘
拿什麼來保障你的未來
心中放不下的,也沒必要癡癡糾纏
懷念起過去有你陪伴的美好時光
期盼著我們生命中的春天
時間の余裕は
ともかく
祖父によるとそれは
記憶中外婆的背簍

秘密留言

自我介绍

farheen

Author:farheen
欢迎来到FC2博客!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最新引用
月份存档
类别
搜索栏
RSS链接
链接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为好友